宁波企业百亿元收购全球汽车安全气囊制造商巨头

准备收购高田的KSS,其母公司就是中国宁波的均胜电子。

6月26日,因“气囊门”倒下的日本高田公司,与美国大型汽车零部件企业百利得(KSS)达成高田破产后资产的购买意向约定,KSS拟以不高于15.88亿美元(约合108.6亿元人民币)的价格收购高田主要资产。
消息一出,业界沸腾。
议论、质疑声不仅因为这是“日本制造业史上最大规模破产案”、高田是“全球最大的汽车气囊制造商之一”,更因为KSS的背后,站着的是其母公司:中国宁波均胜电子,一家比高田小71岁、成立于2004年的年轻企业。
一直以来全球最封闭、排外的日本汽车生态链,即将闯进一个讲中国话的“野蛮人”。
顷刻间,全球市场,万目睽睽。
为了收购双方接触了一年多
6月28日,记者在均胜电子4楼的办公室见到了参与和高田谈判、刚刚从纽约飞回来的均胜法务总监杨律师。为了收购高田,大半年时间里他满世界地飞。据同事称,已经一个多月没见到他了。他的身上“全是商业机密”。
收购高田,双方差不多接触了一年多。
高田是日本最大的安全带、安全气囊和儿童安全座椅供应商,拥有超过80年的经营历史,在日本汽车业中的地位举足轻重。多年来它一直为美国通用、德国大众、日本丰田和本田等大型车企提供安全气囊产品。若不是上亿个“问题气囊”引发高额的大规模召回费用让其陷入绝境,它仍是全球安全领域“骄傲的公主”。
最初的问题始于2000年前后,早期由于没有受到足够的重视,仅本田在2008年召回过4000辆气囊问题车型。2009年5月16日,一美国车主曾因本田雅阁内气囊爆破弹出的一块金属片击中,切断动脉,其通过Labaton Sucharow为首的几家律师事务所在佛罗里达州向高田公司,以及本田、宝马、福特、日产、丰田等汽车制造商提起集体诉讼。
随着调查的深入,越来越多的企业宣告召回旗下产品。据统计,在过去的十年时间,高田气囊总计导致召回了1.2亿辆的汽车。这相当于丰田“踏板门”事件的10多倍。而在中国,被召回的存有隐患的汽车约为60万辆。
今年2月,高田公司承认,在对美销售问题安全气囊中存在欺诈行为,并同意支付10亿美元罚款。一系列的召回和赔偿,最终让高田不得不走上破产保护的道路。
为什么要收购高田
当“公主落难”,旁人的机会就来了。不过,即使破产拍卖,要卖给谁,也不是高田自己能决定的。
在全球汽车安全领域,四大厂商为美国天合汽车、日本高田、瑞典奥托立夫和宁波均胜旗下的美国KSS。这四巨头几乎霸占了大部分汽车安全领域的份额。
如果高田要选择卖给其余“三巨头”外的其他汽车企业,作为债主,全球各大汽车公司都不会答应:未来如何保证质量和供货量?如何放心和信任?
所以,均胜电子公共传媒部总监陈阳告诉记者,这不是一桩有钱就能收购的买卖。
高田的最佳选择局限在天合、奥托立夫和KSS之间。
“首先,天合对此番收购似乎并不感兴趣。而奥托立夫已占全球40%份额,若加上高田20%的份额,将缔造一家全球份额超过一半的安全系统垄断者,对于下游的汽车公司来说,无法接受。”
于是,规模小得多的KSS提出要收购高田资产的时候,理所当然就受到了债主们的欢迎。
表面上,出手的是美国KSS,实际上,背后站着的是中国的均胜电子。
“这是彼此吸引的过程。被拉下水的整车企业也要推进这个合作,不然他们的日子也会很难过。高田是一家很好的公司,如果不是破产,我们以前是根本没有机会的。”陈阳说,中国汽车零部件市场不缺少从事国际业务的企业,而是缺少国际化的中高端产品。过去,均胜以及中国百万家汽车零部件企业都希望进入整车企业非常挑剔的“前装市场”,但无奈欧美的技术壁垒实在太森严。
“我们在2011年收购了老牌汽车电子公司德国普瑞后,以普瑞为平台,海外收购变得手到擒来。去年,我们收购了美国KSS,而今年又以KSS收购高田,美国企业收购日本企业,对方没有戒心。所以我们比很多难以迈出第一步的中企占了优势。”
陈阳表示,中国汽车零部件企业上百万家,但缺乏世界级的。这笔买卖对均胜的意义重大,一旦收购成功,均胜就会名正言顺地由此成为汽车主动安全领域的跨国企业,改写中国汽车零部件企业在国际市场的地位,甚至改变世界汽车零部件产业格局。“市场地位摆在那里,好处是很多的。”
另一个受市场瞩目的点是:相对于欧美车企之间彼此融合、相对开放的生态链,日本汽车生态要封闭得多。像丰田、本田这样的车企龙头,一向乐于和本国的零部件供应商相互持股,彼此扶持成长,就像一个神秘的俱乐部,外资极难挤进来。人们将日本经济的这种独立与封闭性,称之为“加拉帕戈斯现象”。
而若此番收购落锤,这个加拉帕戈斯俱乐部即将强行挤进一个新会员,“我们进入日本的封闭市场,就能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全球化企业。”陈阳说。
均胜方称自己不是“接盘侠”
2017财年,高田的营收达到61.18亿美元,而KSS的年收入规模只有15亿美元,不到高田的四分之一,这是一出典型的蛇吞象案例。
而均胜电子,收购KSS不过一年有余,那时候,它的营收甚至只有11亿美元。
媒体质疑:一只蚂蚁,刚刚吃掉一条蛇,紧接着再要吞下一头大象,它真的能消化得了吗?
网友议论: 高田欠本田、丰田和宝马巨款,没那么好消化,16亿美元接手,这个盘接得有风险。
对此,陈阳斩钉截铁:大家误会了,我们不是“接盘侠”。
他解释,首先均胜收购的内容,是问题气囊以外的业务。第二,均胜只收购高田破产以后的资产。债务已经切割了,是原来公司的事情,均胜并不负责。
“原来有纠纷,潜在风险的,我们都割开了。这好比我们像是一个采购员,去采购好的东西。机器、地皮、工厂等,但原来的债务,他们怎么解决不关我们的事。”
至于15.88亿美元贵不贵,陈阳说,这是一个封顶价格,但不是一个最终价格,“商业谈判可以有讨价还价的余地。具体价格签字那一刻才能尘埃落定。我们目前只能算订婚。”
而至于涉及到的融资和资金出海监管问题,陈阳大手一挥:“我们不会通过在国内增发股票的方式来融资。收购高田,一方面是KSS公司自有资金,另外是美国债券市场上发行美国的国债。收购由美国公司来主导。”
迎娶落难公主,跻身汽车安全领域世界级老二,均胜似乎志在必得。
这家13岁的低调企业已收购了6家海外公司
十年间营收成长1000倍
2004年成立的均胜,2006年仅有2000万元营业额。
2016年,它的实际营收已超过200亿人民币。
十年间1000倍的增长速度令人咋舌。
更令人津津乐道的是,除了日本高田这个“未婚妻”外,2011年至今,这位13岁的宁波仔已经迎娶了来自德国、美国的6位“洋媳妇”。
这幕后,是均胜董事长王剑峰令人眼花缭乱的资本运作。
而更出人意料的是,1970年生人的王剑峰竟然是学美术出身,毕业于中国美院。
那么均胜究竟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在全球市场频频“海淘”,它的“企图心”有多大?
“不叫企图心,我们把这叫做‘诗和远方’。”均胜电子公共传媒部总监陈阳“纠正”钱报记者。
从做点配件到进军高门槛汽车电子
均胜电子,以及它的母公司均胜集团,还有合资公司均胜普瑞都坐落在宁波高新技术园区。
因现有厂房规模跟不上订单数量,距离均胜集团五六分钟车程距离,其占地180亩的新工业城正如火如荼地盖着。里面包含了研发中心、行政总部和部分子公司的生产基地,如BMS研发、生产中心,智能驾驶控制产品的生产、检测装配线,工业自动化及机器人项目,JPCC智能车联项目等。
2010年,均胜电子借壳上市前,营收规模只有11亿元,此后经过两轮大规模的海外并购,加上数次小规模的收购,营收三级跳到了200亿元。利润,也从1亿元涨到了4.5亿元。
再追溯到起步前几年的均胜,做的是塑料进气管、空调出风口等产品的制造,典型的低门槛行业。
恐怕董事长王剑峰也没敢如此大开脑洞。2014年他在一次采访中许愿2015年营收能达到100亿人民币。而如今,均胜2016的营收已达200亿元。
目前,均胜已在中国、德国、美国、墨西哥、罗马尼亚、波兰、葡萄牙、印度、巴西、韩国等17个国家拥有45个研发及生产基地,员工超过22000人。智能HMI、自动驾驶、ADAS、BMS、智能车联等都是均胜电子的“明星产品”。
凭靠先进领先的创新设计、生产制造和品质管理能力,均胜成为宝马、奔驰、奥迪、大众、通用和福特等汽车制造商的A级供应商。
记者参观了已经在新基地投入使用的均胜瑞普生产流水线,只见几千平方米的厂房里,零星散落着十几个工人——所有机器全自动化工作,他们是机器的“监工”。
据称,这是全球最先进的流水线,生产着宝马、福特、大众等一系列车型的汽车电子核心产品。这里的一切按德国标准打造,甚至比德国的工厂还要漂亮。去年,这条流水线就创造了十亿美元的产值。
一个艺术生的旋风式“海淘”
从知名度来说,均胜似乎称不上有名。
董事长王剑峰及公司高层,信仰着“隐形冠军”的价值观,更愿在细分市场做到无可取代。
6月28日,记者在公司餐厅见到“艺术生”王剑峰,彼时他正在接待大客户。天蓝色长袖衬衫,架着一副无边眼镜,文质彬彬,颇为儒雅。据悉,均胜集团高绿化、花园式的布局,就是他参与设计的。如果不是父亲经营的汽车紧固件小厂面临危机,他可能还在继续追求艺术梦,如今,他正通过迅猛、干练的资本运作,打造着全球汽车电子产品领域不可忽视的一支中国力量。
1990年代开始,王剑峰继承父业。2004年,他成立均胜公司,主营所谓的功能件,譬如内饰等。
这种功能件拼的是成本,几乎不需要研发,即使投入成本做研发,也很容易被山寨模仿,随时可能被别人打趴下。
只有进入高端领域,譬如由芯片、软件做成的汽车电子,技术含量高,别人想拷贝也拷贝不了。然而单靠自己的平台非常困难。
改变来自一次送上门的机会。
2008年,金融危机,欧洲受伤尤其严重,大量汽车公司走向破产边缘,比如沃尔沃、捷豹路虎、标致雪铁龙,先后被甩卖股份。2009年,一家中德合资零部件公司——上海华德塑料制品被低价甩卖,均胜当机立断买了下来,这让它的资产翻了数倍,一下子跃升为业内较大的汽车零部件公司之一。
有了规模,就可以上市了,2011年,均胜借壳辽源得亨,成功在A股上市。这就相当于给均胜插上了一对翱翔万里的金融翅膀。当别的实体制造业同行都在热衷于投资房地产时,均胜反其道而行,卖掉了自己的房地产项目,全力参与到对德国普瑞的收购案中去。
普瑞的主要客户是宝马、保时捷、奥迪、兰博基尼、劳斯莱斯等欧洲豪华车品牌,这就意味着,均胜由此获得了一个进入欧洲顶级品牌的渠道。
此外,普瑞的汽车电子技术,是均胜梦寐以求的。在新能源车和无人驾驶时代,普瑞代表着行业的发展方向,前景广阔得多。据称,多年前王剑峰第一次走进德国普瑞工厂,立即为眼前的高度自动化厂区而震惊。“给你们20亿,10年时间,能造出这样一个工厂吗?”王剑峰问同行人员,答案都是“无从下手”。
2011年,均胜与普瑞正式签约,收购价格为16亿元人民币,包含普瑞98项技术专利。
尝到普瑞的甜头之后,王剑峰更加坚定了通过海外并购构筑全产业链的决心。2012年收购德国机器人公司IMA,2014年收购德国内饰和方向盘总成公司QUIN,2016年收购德国著名汽车导航技术公司TechniSat和美国主被动安全技术供应商KSS……
现在,他们又看上了日本高田。
均胜海外整合有秘诀
全球“买买买”,不仅要钱袋不浅,还要有过人的眼光和收购后的整合能力。
中国企业海外并购,最容易出现的问题便是文化冲突。此前,媒体报道不少企业在海外收购后,海外公司高管大规模出走。而均胜不仅没有这样的现象,甚至通过协同整合,营收三级跳升,让1+1大于2。
陈阳透露,均胜海外整合的秘诀在于:少干预,充分信任,以及一定的激励机制。“收购普瑞,我们就只派了一个董事会成员过去,充分相信他们。文化是彼此尊重的过程。不然对方就要和你反着来。另外引入适当的激励机制,员工收入高了能创造出良性循环。”
如何选择标的?陈阳表示均胜这几年培养了非常专业的国际化收购团队,譬如法务总监杨律师就是名德国律师。“战略制定好了以后,按照战略方向一个一个往里面填,符合我们战略发展方向的,我们就把它买过来了。如果不是,我们也不会去涉及。”
从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低端塑料功能件业务,到汽车中控台的技术领先者,再到全球顶级的安全系统供应商,不少围观者称,这是中国汽车产业链里最有企图心的公司之一。
如今,除了国内几家自主企业,你能想得到的汽车品牌,几乎都装有均胜的产品。
“海淘”并没有结束,陈阳不讳言,高田之后,只要有好的标的,均胜一样不会错过。

文章标签: 并购合作 产能布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