挤出险企水分北京车险费率浮动

如果你的车辆五年都不出险,你的车险保费最低可能下浮60%;若你是一个一年出险8次及以上的车主,那么,你的保费最高或将上浮至3倍。

10月21日,一份旨在真正实现费率高低与风险状况相匹配的《北京地区机动车商业保险费率浮动方案(征求意见稿)》,由北京市保险行业协会公诸于众。

“《费率浮动方案》推行后,基于北京车险信息平台的透明性与实时性,不法分子制造的虚假赔案将无处藏身,骗赔在很大程度会得遏制。”北京市保险行业协会人士说。

据悉,这种即将建立的车险保费与理赔记录挂钩之费率浮动机制,还将挤出机动车商业险利益链上的多余“水分”。

“上限3倍 下限四折”

将突破商用车险费率上下浮动最高30%的限制,北京地区此举为全国首例。

据北京保险行业协会会长王景琛介绍,《费率浮动方案》旨简化费率浮动系数,加大与理赔次数相关系数的浮动区间,根据车辆过去的理赔记录,由车险信息平台统一计算费率浮动系数,真正实现费率高低与风险状况匹配,解决机动车出不出事故、事故多少与保费无关的不公平问题。

《费率浮动方案》的主要内容,包括诸如在保持现行商业车险条款费率不变的基础上,将商业车险《费率调整系数表》中的14项系数简化为4项,取消易被保险公司利用进行不正当价格竞争的系数。其次是加大“无赔款优待及上年赔款记录”系数的浮动区间,使安全行车的车主能够享受保费优惠。如车辆五年不出险,保费最低下浮60%,一年出险8次及以上,保费最高上浮至3倍。

另外,通过北京车险信息平台对各保险公司商业车险承保环节进行系统管控,确保各公司能够按照车辆实际发生赔款次数合理计算保费。最后是规范各公司现行的车型代码和新车购置价,解决保险公司利用新车购置价搞恶性竞争,损害被保险人利益的问题。

例如,一辆五座小轿车,投保10万元的车损险及10万元的商业三者险,其标准保费为2594元。《费率浮动方案》推行后,如果上一年度未发生赔款,“无赔款优待及上年赔款记录”系数为0.85;同时投保包括商业三者险在内的两项险种并且平均年行驶里程小于30000公里,该两项优惠系数均为0.9;另外该车非老旧新特车型,综合以上因素,最终费率浮动系数为0.6885(0.85×0.9×0.9),应交纳保费1785.97元,节省保费808元。

同样是这辆车,如果其它条件不变,今后4年内不出险,到第5年时保费将下浮至840.46元,节省保费1753.54元;同样,如果这辆车上一年度发生1次赔款,最终费率浮动系数为0.81(1.0×0.9×0.9),应交纳保费2101.14元;随着发生赔款次数的增加,保费将出现不同程度的上浮,如发生8次及8次以上赔款,最终费率浮动系数将上浮至2.43,应交纳保费6303.42元,比标准保费上浮3709.42元。

不过,有车主怀疑仅以违章次数来决定费率,似乎有失偏颇;而且出险次数的届定也不清晰。

王景琛表示,北京保险行业还将继续细化影响费率浮动的内容,适时推出商业车险费率与理赔金额、交通违章、车型等因素挂钩的方案。而“出险次数的届定以索赔与否为准。”

行业亏损之痛

这一次,又是北京市先行一步。“北京市试点之后,相信很多地区都会效仿,进而在全国推广,饱受机动车商业险亏损折磨的产险公司亦有望走出骗保阴霾了。”北京市保监局有关负责人说。

中央财经大学保险学院院长郝演苏告诉记者,机动车商业险亏损几乎是一个行业普遍现象,其症结在中间渠道费用过高,以及基层保险机构管理粗放,小案大赔,存在道德风险隐患。

广东保监局局长曾说过,车险的虚假理赔是造成该业务亏损的重要原因。他坦言,整个行业效益不佳并非业务结构问题,而是市场规范问题,以及公司内部管理混乱,使得理赔充斥着水分,同时广大车主又抱怨赔付难。

事实上,车险业务亏损,业界公认理赔水分大,但没有人知道水分到底有多大?水分流向了谁?保险公司认为客户蛮横,而客户称保险公司理赔难,问题到底出在哪儿?

保监会北京监管局产险处副处长马骥说,《费率浮动方案》推出后,北京市300多万车主,包括北京近30家经营车险业务的保险公司都能在北京车险信息平台上查询,清楚知道理赔记录,承保信息等,可维护自身权益。有一个现实例子,不少车主都是依托第三方索赔,在此过程中,有一小部分中介可能会与修理厂“串通”扩大索赔金额,但车主对此并不清楚。

有意思的是,业界均认为车险理赔有问题,可就是没有数据,而支撑保险盈亏与否的关键点偏偏就是数据。但《费率浮动方案》,且所有数据均纳入北京车险信息平台后,数据之困可迎刃而解。

“有了数据平台,车主就能看到到底发生了多少索赔,避免了违规违法行为,届时挤出多少水分一目了然。”马骥说。

甚至下一步,根据车险的经营数据,保险机构还可能依据保费情况,费率也能有一定的下降空间。而目前现状是,对保险公司而言,好坏客户优惠幅度差不多,显示制度公开公平性不足,但“实施此机制后,可提升公司管理水平等,挤出理赔水份,车主受益,公司未来也有承保收益。”马骥说。

值得一提的是,保监会北京监管局副局长刘跃林设想,有了一个完善的车险信息平台后,将来不妨创设车主保险卡,取而代之保险单,也是益处颇多,一来节约成本,避免假赔,提升效益,二来也可为车主为机构衍生诸多附加值。

郝演苏说,未来可建立一个保联系统,保险卡亦可起到像银联卡一样的作用,由此建立维修管理标准;这样,加入保联系统的小公司也可以得到各种服务,从而业界未来对价格的竞争不敏感;亦可与各类商业公司签约,缔生车险之外的附加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