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汽协董扬:新能源汽车可持续发展的战略路径

第19届亚太汽车工程年会&2017中国汽车工程学会年会暨展览会(APAC 19 & 2017 SAECCE)于10月24-26日举办,本次论坛以“未来汽车与交通变革”为主题,携手行业领导、学会领导、院士、汽车及相关行业权威专家在内逾3000余位国内外业界嘉宾共同探讨汽车产业车厂与零部件协同创新和技术发展路径。以下是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常务副会长董扬在会议上的演讲实录:


















董扬:尊敬的各位院士,各位领导各位同行,根据会议安排,我给大家汇报一下有关电动汽车的情况。昨天晚上钟志华院士很客气,跟我说,董扬,我把你调到上午第三个讲,很诚恳,我答应了。我现在发现这是一个坑,前面有郭院士、陈主任这么大腕权威讲完以后,而且我的观点还有一点不一样,我发现非常难讲。

首先郭院士、陈主任,两位都是很权威的权威,在我40年前大学毕业的时候都是以两位作为榜样的。但是今天能够站在同台做一点汇报,深感荣幸。观点不一致和不当之处,请包容和原谅。

电动汽车是当前行业的一个重要的发展的方面,国家很重视,我现在是动力电池创新联盟的理事长,也是充电基础设施创新联盟的理事长,也跟随马凯副总理在2014年1月份在深圳和安徽调研电动汽车生产,4月份在深圳开会研究试点城市的问题,9月份在天津调研动力电池,转过年来在常州也调研充电基础设施,在西安调研安全,在北京开了两次会等等,经历这个过程,跟大家汇报一下。

首先应该说我国电动汽车取得重大进展,取得领先优势。这里面一个是生产数量,我们现在是全球第一,到去年位置保有量也占一半,产量也占一半。电池的出货量占全球60%,为什么电池比例更高?因为我们有大客车,所以电池装机容量更大。充电基础设施也是世界前列。

这张图显示的是电动汽车的生产情况和充电设施的情况,大家可以看出排名第一的都是中国,而且远远领先于后面的国家。从三年情况来看,美国过去一直是电动汽车发展领头的,但是我们从去年超过了美国。

这张图是电动汽车,今年1至9月份的生产情况,我们生产了39.8万辆,增长37.9%,销售增长39.8万辆。今天很多人问我,今年到底能有多少,我认为今年70万到80万应该是能够实现的,70年没有什么悬念,80万也是有可能达到的。虽然我们前9个月只增长了38%,但是9月当月比去年增长了79%。头几个月我觉得政策有点小问题,今年补贴政策一改变,所有的车型要重新检测,补贴标准要重新定,地方的补贴标准也要重新定。所以前两个月受到一些影响。但是之后,每个月都在提高,今年70万到80万是很可能实现的。9月当月是生产了7.7万辆,销售了7.8万辆。我们假设后几个月可能还会数量更大一些。

充电基础设施,我们也全世界第一的,详细数字不说了。到9月份为止,公共充电桩中国已经达到了19万个,这是一个情况。再一个就是从新能源汽车发展来看,我们觉得形势还是很好的。从整车来说,现在已经走向全新平台的开发。过去我们讲中国的电动车主要是改装车,到今年的市场上看一看,这个状况已经有根本的改变。动力电池性能提升,成本大幅下降,今年装车的很多动力电池,三元电池接近200瓦时每公斤,而且成本下降到1块到1.3块,这还是很快的。充电基础设施配套也比较好,进入小区进入大院,都有配套政策。尽管落实得还不够好,但是中国的充电基础设施的政策是全世界最全的。

另外政策开创市场,市场引导创新。这一点我深有体会,中国电动汽车现在数量是第一,水平还不是第一,但是有一点我可以告慰大家,就是中国电动汽车的相关技术发展速度是第一位的。在世界上,电动汽车五年换一代,但是中国电动汽车两年就换一代。前年畅销的车型今年已经卖不出去了,而且技术更新很快,汽车在电池在各个方面,技术更新都很快。

下面主要是讲电池的情况。这是电池创新链的展示,包括核心技术,包括正极负极,隔膜、电解液、电芯、系统、新体系电池,这些方面都有布局,后面我会解释。

从电动汽车的方向来看,首先电动汽车本身,产销过了百万辆,占比超过50%,而且随着双积分政策的实施,全世界的电动汽车都将会涌向中国。我们从使用者来看,会享受到全世界最好的电动汽车。全世界各大汽车公司基本上都做好了产品准备,就等中国政府发一个发令枪,大家就开始正式的大规模生产。

第二从创新能力来说,中国也发展很快。无论是电池单体、管理系统、电机、电控都有重大突破。而且在电动汽车最难的热失控问题上,我认为中国也有重大进展,清华大学的欧阳教授有非常好的成果,以及很多其他的科学家也有很好的成果。

另外我们的电动大客车技术水平全球领先。中国现在制造了全球90%以上的电动大客车,水平也是全球领先。这个事情我想跟大家说,市场促进技术发展是非常根本的规律,由于我们有了市场,由于我们造了足够多的车,我们的技术才能发展到第一。数量上没有达到第一的时候,想弯道超车技术上达到第一是很难的。另外标准我们也在不断的完善。

再一个就是产业体系基本建立,这里面包括电机的生产、电池的生产,去年有三家整车七家电池进入全球排名前数。材料和电机企业已经成为全球著名的供应商。退回去十年,当时我们还是产业链很不全,现在已经是很全了。

电池出货量达到了30G瓦时,占全球的60到70。本土产的电池全套装备现在进步也很快。第四是配套环境日益优化,包括充电的问题,包括运营的问题,充电互联互通、支付互联互通、信息互联互通,都有巨大的进展。

这是面临的问题,这一页ppt几乎就是我在7月4号马凯副总理座谈会上,我向副总理汇报的问题。我们认为现在还存在很多问题,比如说补贴要退坡,成本的压力比较大。去年退坡压力不太大,今年压力会更大。运营汽车要三万公里才给补贴,怎么解决这样一个矛盾问题,马副总理在座谈会上也提出,要求政府解决这个问题。我们也提出了建议,能不能分期分批解决这个问题。

另外是管理政策套整合公告调整的问题。今年又到四季度,1月份千万不要再重复今年1月份出现的市场断档的情况,希望政策有所连续。

另外就是产品公告、补贴目录、车购税目录、地方目录流程太长,我们也在呼吁,现在财政部、工信部有关几个目录合一的问题正在做协调。

再有就是政策问题,车购税免的政策到2017年12月底到期,明年应该能够延续,但是我们提出希望能不能车购税政策,比如到2025年一直延续,2025年到2030年减半,希望政府给出尽量早的决策,给市场一个预期。

再就是新能源公交车的补贴政策也是2019年到期,后面怎么办,也希望政府尽快回应。还有地方政策和准入,相当多的地方都有自己的政策,出得又很慢。有的城市每年只出一期当地能够出的车型和目录,也是一种保护和限制。还有小目录造成了市场的割裂。在电动汽车双积分政策实施以后,实际上是一个普及的过程。普及的情况下,地方市场的割裂会对市场有很大的上海。北汽可以依靠北京市场,比亚迪可以靠深圳市场过得很好。但是有的地方的市场条件不太好也影响企业的发展,更需要的是全国的市场。

还有新老标准的升级问题,再一个就是充电的利用率低,盈利不太好的问题。现在全国的充电企业除了一家以外,其他都在亏损。而且专用充电桩每年要四到六小时才能平衡,公用充电桩六到八小时才能达到盈利,怎么解决这个问题是一个重大的问题。

另外还有一些政策落实的问题,现在充电基础设施涉及的部门非常多,有电力部门、规划部门、环境部门等等,规则有不一致,落地需要很长时间的磨合。另外就是市场的问题,现在我们当前可以依赖限购城市,依赖公共交通,初期发展到几百万辆。但是今后进一步的普及还是需要性能价格比。这一块还是需要大家全行业共同努力。

现在电动汽车发展面临新的问题,第一个股比放开的问题。国务院已经做出决定,也许明年或者什么时候,自贸区就可以独资建立电动汽车的生产企业。我觉得实际上有点早,但是已经发生了,对行业会产生什么影响,全行业都要关注。

第二个,积分制度的实施,中国的双积分制度是世界上最严格的制度,其中的油耗积分来源于欧洲碳限额制度,但是我们的油耗是买卖积分奖励这些措施还没有真正实施,实际上是一个硬杠杠。电动车积分制度来自于美国加利福尼亚,我们现在把世界上两个最严格的政策加在一起作为中国的政策推出,是一个非常严厉的重大的,从正面来说是对中国电动汽车和世界电动汽车发展产生重大的推动作用,但是同时又是一个比较粗暴的政策。不讲道理,某公司节油做得再好,也得生产电动车,按比例。这方面会比较严格。但是经过一段磨合,应该说中国品牌的汽车公司和合资的外国汽车品牌的公司也都做好了准备。

关于禁燃的问题,在这里我稍稍讲一点不同的意见。我认为,现在我们讲电动汽车的春天来了,是对的。电动汽车的发展从技术的条件、经济的条件、政策的条件各方面越来越好,而且它也会起到越来越重要的作用,这没有问题。加速电动汽车的发展,我也是完全同意,这一点上完全同意郭院士和陈主任的观点。但是我认为现在提出禁止燃油车,时间还过早。现在不要讲禁止燃油车,应该讲加速发展电动汽车。而且请大家注意,有些说法实际上被放大了。比如说沃尔沃讲的是2019年每个车上都会有一块动力电池,但是没有讲每个车上都再也看不到发动机,这个请大家认真解读。有的公司讲的是我会停止开发内燃机,那么不等于它旧的内燃机全部不卖了。这个事情我认为,一切都要依赖于市场来决定。政治家、环保主义者、技术发展的先锋、科学家都有自己的愿望,都可以讲,但是从产业来说从社会来说,要靠市场,由市场来决定。

中国电动汽车发展,下面还是有一些重点工作要做。这是马凯副总理的原话,产业能不能发展持续,国内政策退坡能不能持续。第二国际上大公司都进来了以后,中国品牌的优势不再存在了怎么办,第三就是整个环境能不能维持电动汽车的发展,都是我们值得考虑的问题。

这一页是全球大公司做出准备的情况,不重复了。这一页是对于电动汽车新的技术上的需求,我也不再详细解释。包括里程、充电各个方面,都要说一下。这里特别讲一下,在我们发展电动汽车的初期及我们讲过电动汽车非常多的优势,包括可以利用谷电,在家里慢出。等到电动汽车普及的时候,我们会发现快充是非常必要的。利用谷电,我们电网的智能化程度也是没有那么快的。这一切都有待于时间来发展。所以我们从用户出发,我们要考虑用户的需求。比如说快速充电这样一些问题,和长里程的问题,必须要考虑。

下一步怎么发展?根据马凯副总理座谈会和高丽副总理座谈会的精神,就是要做好三个统筹四个创新。一个统筹是全产业链,包括研发、应用、推广,包括电池、电机、电控、装备、材料等等,再一个是产业规划的布局,要在有市场的地方开拓市场,有能力的地方制造汽车。这里特别想说一下,电动汽车就是汽车产业的一部分,电动汽车的发展要依赖汽车产业的主力军,传统汽车产业要在电动汽车产业发展中起到主力军作用,认为传统汽车干不好电动汽车,必须找新人的问题,现在看起来这个争论已经有结论。我们现在有几百家电动车生产企业,大部分新进来的原来没有生产过电动汽车的企业,在生产各个方面都遇到了很大的困难。

再一个是发展和安全的统筹。下面是四个创新,第一是做好动力电池的创新,我们必须坚持350瓦时的目标,这是动力电池的创新。充电的创新,这里面包括很多方面都要做好,不详细讲了。整车的创新要做好,还有机制的创新要做好。

最后我认为,中国的电动汽车发展取得了非常长足的进步,政府的干预是中国电动汽车发展的非常重要的保证。而且和以往发展汽车不同,在电动汽车和智能网联汽车阶段,由于电动汽车和智能网联汽车的应用需要跨领域的合作,需要基础设施的建设,在这个发展阶段,政府的指导、顶层设计、干预和促进行业的联合是非常必要的。

谢谢大家。

2017 SAEC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