疏?堵?中国私车政策选择

高油价是各国面对的严峻问题。而节能减排也是我们的长久国策。对此中国私车普及线路如何发展,可选择的道路很多。

原油价格高涨导致汽油价格攀升,使世界各地的汽车市场发生了“地壳变动”。在日本,消费者需求从普通车向轻型车转变;欧洲成为小型车的“激战区”;在美国,韩国小型车直逼日本小型车;在印度等新兴汽车市场,小型车也表现得更有前途。而中国形成独立的大排量豪华化的小气候,这成为与中国经济高速发展同样令世界瞩目的中国现象。存在的就是合理的,中国的乘用车需求趋势是环境导向的结果,中国的乘用车的车辆保有和使用政策的导向是加大油荒危机的主要原因。

一、中国与其他油耗大国的能源政策对比

1、是否实施油价的与国际市场的有效接轨

绝大部分国家的燃油价格是与国际有效接轨的。虽然国际的石油期货价格不可能立即反映到零售环节,但燃油价格的调整是较快速的。美国汽油随行就市的一个主要原因是它的成本构成中原油成本占据主要部分。按照美国能源部去年的统计,汽油平均成本中,55%是原油,22%是炼油环节,19%是税收,4%是批发和营销。原油价格上涨,汽油价格自然飙升;原油价格下跌,汽油价格自然下跌,这也迅速反映到各加油站的定价上。

虽然中国的石油成本价格计算可以包含国内和国际两部分。国内的石油价格主要是开采成本等,平均只有十几美元到几十美金,而国际的石油标准产品的价格达到130美元,而且近期要上冲150美元。但国内燃油价格近一年来始终稳定,并非中国能够独善其身,原因是CPI出问题了。

2、是否实施燃油税的调整

各经济大国普遍实施燃油税,虽然税率不同,但对接有的效果还是较明显,尤其是日本和欧洲国家的燃油税较高,达到鼓励人们尽可能地使用公共交通工具和使用节油型汽车。

同时燃油税的实施也壮大了政府的财力,为应付石油危机打下基础。比利时等部分欧洲国家形成油价超过警戒线后通过降低燃油税等手段加以调控,防止经济和人民生活受到冲击。这种方式与中国的用其他财政收入弥补低油价的亏损成为鲜明的对比。

3、采取节能的政策导向

推行节能的政策措施主要是实施较严厉的燃油消耗标准,并引导企业达到更高的目标。日本等国家针对车辆的不同类型,制定出最佳燃料效率指标,鼓励通过改进或消除最差车辆、完善最佳车辆来实行提高汽车平均燃料效率的“领跑者”计划。

日本是全球汽车保有量最多的国家之一,又是一个能源主要依靠海外的国家,汽车节能问题十分突出。尽管日本汽车燃料消费量大,但却是单车年平均燃料消耗量最低的国家。有关统计资料显示,2000年,日本汽车保有量高达7265.3万辆,年消耗燃料7765.4万吨,其中汽油4073.9万吨,柴油3691.5万吨,平均单车年油耗量为1.069吨。同期,美国平均单车年油耗量为1.9吨,德国为1.216吨,我国高达2.472吨

中国也已经实施二阶段燃油限值标准,而且三阶段燃油限值也在拟订中。但由于中国的国情复杂,燃油限值并没有辅之以对的有效引导,因此政策成为不同势力集团的博取竞争优势的重要策略。

二、中国的选择路径:

1、减缓私车普及速度

私车普及减速是节能减排的最省事的途径。我们感觉很多政策制定部门从我国资源和环境等支撑条件分析,私人轿车普及发展过快,国力难以承受,汽车产业的发展也难以保持可持续性,很多人认为乘用车市场增速减缓应视为“利好”。

尤其是小排量的市场增长停滞和微型轿车市场的萎缩导致普通市民购车速度减缓,私车进入普通百姓家庭速度减缓。这样既减少了城市拥堵的压力,同时国家税收也不受太大影响。而且不开车是最节油的方式。

2、发展节约型汽车社会

发展小排量车。小排量车的低油耗和节约资源是日本等资源匮乏国家实现私车普及的重要路径。这类似于疏导私车需求,使之与社会承载能力协同发展。

私车税制向保有费用低,使用费用高转变。运用消费税和燃油税等手段,逐步改变人们的传统观念,尽量选择公共交通工具出行,减少私家车使用频率;在私家车选择方面,鼓励从大排量、大尺寸转向小排量较小尺寸;鼓励政府采购和社会公众人物使用节能和环保的新能源汽车。

总体政策目标与具体政策效果南辕北辙。我国轿车消费政策还非常不完善,不能反映经济社会协调发展的实际要求。现有的消费政策不是鼓励而是限制经济型节油小型汽车的购买和使用,与国家环保政策和鼓励汽车进入家庭的政策相矛盾。汽车排量和燃油的政策存在鼓励大排量和豪华轿车的倾向,导致不仅高油耗SUV车在超常增长,而且世界顶级豪华车纷纷看好中国,这与我国能源高度短缺的局面形成了尖锐的矛盾。

经济发展到一定水平必然带来私车的普及,因此中国如何引导私车普及成为重大课题,也是巨大的利益博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