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用重组协议遭控诉或将损失近10亿美元

2013年伊始,本应是对新一年的美好憧憬,但对于通用汽车来说,事情却并非如此。

1月4日,《美国汽车新闻》刊文称,三年前批准老通用破产的美国破产法官Robert Gerber可能在不久后做出一项不利于通用的判决,而通用可能会因此损失近10亿美元。

“破产劫”

2009年6月,老通用破产崩塌而新通用破茧重生,在吸收老通用全部优势资源的同时却留下一个“不易察觉”的隐患,而这个隐患正是当年与对冲基金债权人签署的一份“锁定协议”。

根据“锁定协议”,在老通用破产之后,拥有大约10亿美元老通用债券的对冲基金能够先期获得3.67亿美元的资金,又能够在随后的清算过程当中获得2.67亿美元当中的一部分,将损失降到最低。但是与此相比,无担保债权人每美元却只换来几美分的赔偿,相差十分悬殊。

代表无担保债权人的信托公司在向美国破产法庭提交的诉状中辩称,“锁定协议”对老通用的无担保债权人来说是不公平的,并请求法官撤销该协议。

而通用和对冲基金却表示,“锁定协议”是在老通用提交破产申请文件之前达成的,因此不需经过破产法官的批准就能生效,并声称该协议在相关文件中也有所披露,并没有隐瞒法官的嫌疑。此外,通用和对冲基金还宣称,“锁定协议”不能被撤销,除非整个重组程序都被撤销。

双方为此已经争论近半年之久,而在老通用破产过程当中起到重要作用的美国破产法官Robert Gerber也认为自己可能被蒙蔽了,Gerber声称其对老通用与对冲基金之间的“锁定协议”感到震惊并表示:“此事事关重大,法庭并未得知此事,而这项协议可能会对老通用的债权人带来数亿美元甚至是数十亿美元的伤害。”

据法庭文件显示,有关“锁定协议”的谈判涉及加拿大和美国政府在内,两国政府都曾对通用汽车的破产重组程序提供融资,而无法置身事外的通用也会因此损失9.18亿美元。

通用的“外患内忧”

2012年2月,经历破产风波的新通用发布2011年全球销量数据,以903万辆的绝对优势重归阔别三年之久的世界霸主地位,而这正是继承了老通用所有核心资产的“新”通用交出的一份满分答卷。

但获胜之后的新通用却并没有将这一状态持续太长时间。2012年全球销量数据虽然还要略等些时日才能出来,但根据外媒一些推测数据表明,新通用全球霸主的宝座很可能被大众所取代,而一系列负面消息似乎也正在说明新通用正在走一条老通用曾经走过的路。

2012年欧洲经济持续低迷,而作为通用欧洲业务窗口的欧宝从去年7月份开始也是每况愈下。先是通用决定关闭波鸿工厂的计划曝光造成欧宝与当地劳工之间的矛盾愈加紧张,而后就是裁员与停产的消息频繁登上外媒的报端。1月4日,刚刚接手6座欧宝工厂的通用决定下调欧宝2013年10%的产能,原因是欧宝出现了产能过剩的局面,而解决这一问题的唯一办法似乎只能是减产。

在通用欧洲业务萎靡不振的同时,通用美国本土市场也面临着产能过剩的问题。去年12月份,通用美国对外宣称,由于库存大量的轿车和卡车,该公司计划采取措施削减轿车与卡车的产量,并暗示可能会有更多的产量削减计划。

虽然通用CEO埃克森刚刚颁布了他的改革方案,并通过回购股票的方式试图摆脱“政府汽车”的阴影,甚至由于美国汽车市场的复苏而准备给旗下员工发放7000美元的年终奖,但是仍旧有尖锐的批评人士表示:“通用目前的状态不佳,海外市场与美国本土市场面临巨大的挑战,这一局面与2009年破产前夕十分相似。”

如果破产诉讼的结果对通用不利,那么10亿美元的损失对于通用来说无疑也是雪上加霜。

奥巴马再“中枪”

同样纠结的或许还有美国总统奥巴马。

根据Washington Free Beacon(WFB)刊载的一篇报道显示,两位知情人士向WFB透露,“Robert Gerber很有可能改变自己当年的判决,其原因是为了能够适应奥巴马政府使老通用能够迅速破产的初衷,通用公司当年设计了一项幕后交易。而奥巴马政府的目的则在于让这个陷入破产危机的汽车龙头摆脱一切不利条件重新恢复活力,奥巴马政府非常积极的参与了这一事件。”

SodaHead网站的文章明确指出:“新通用的建立,完全建立在投资者与美国纳税人近百亿美元的税款之上,而这拜当年的奥巴马政府所赐。”

Robert Gerber也在2012年9月份声称自己“被骗了”。他说:“当年批准通用公司的破产申请时,我错误的认为我是在拯救通用、拯救通用的供应链、拯救通用数以万计的工作岗位,但是从来没有人告诉我有这样一个‘锁定协议’存在。如果提前知道,那么我很有可能对通用与对冲基金的交易提出反对意见。”

“通用破产案的裁决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Robert Gerber表示,“这意味着,作为美国破产案当中的代表案例,其中的一些法律法规以及对待债权人的做法会作为判例记录在美国现行法律制度之上。”

“挽救GM一直都作为奥巴马执政的亮点被他的支持者所津津乐道。但如果Robert Gerber决定改判,那么这件事绝对会成为奥巴马的污点之一被他的反对者反复提及。”一位分析人士声称,“更何况,如今的奥巴马政府还面临着美国迄今为止最大的财政悬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