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征拥堵费不能简单“国际接轨”

2013年9月2日,北京环保局发布"清洁空气行动计划",要求交通委和环保局牵头研究制定征收交通拥堵费政策;交通委和交管局牵头制定智能化车辆电子收费识别系统等,引导降低中心城区车辆使用强度。北京要征收拥堵费的消息一经传出,真个是一石激起千层浪,媒体及大众的目光全部集中到了这个政策身上。

按照官方的惯例,在开征拥堵费之前,都会先强调国外已有征收拥堵费的先例,比如伦敦、新加坡、纽约和斯德哥尔摩等城市都在征收拥堵费,所以国内征收拥堵费属于与国际接轨,都是为了缓解交通压力。

但是北京若要征收拥堵费必须首先要做足一个基本功课,就是公共交通系统是否完善?就北京来说,虽然某些官员嘴里说:北京交通拥堵是因为私家车主过度依赖汽车,私家车的使用成本太低,那么如果将来征收了拥堵费,提高了私家车的使用成本,强行将私家车主“赶”到公共交通系统里去,那么北京的公交系统能承受得起吗?就现在来看北京的公交系统已经到了承载力的极限,再逼着人们去乘坐公交出行,只会成为另一个难以解决的社会问题。另外北京打的容易吗?已经达到招手即停的程度了吗?

人们要出行、要工作、要为社会的发展添砖加瓦的做贡献,但是现在却面临着车不让开、公交坐不上、的哥拒载、自行车道不畅通等一系列问题未被解决,难道地方市政府的某些官老爷们是否要把老百姓全部豢养在家里才行呢?在向民众征收拥堵费的时候,官老爷们是否也已经放弃乘坐公车开始做好挤公交的准备呢?

私家车主在购买汽车的时候,就已经向国家缴纳了多项税费,每年政府仅购置税一项就能征收高达3000多亿,这么多的税费交给相关部门,不是为了让这些部门肥的流油,而是为了让政府更好管理交通设施的,现在政府相关部门管理不力,导致交通拥堵严重,不但未被追责,反而变本加厉,再向民众伸手要钱,怎么不会招致民众的反感?

中国政府部门有庞大的公车队伍,仅北京一地的公车数量少说也有几十万辆,公车数量多不是关键,最关键的是公车的一切费用都是政府的钱,不用个人自掏腰包。而所谓的拥堵费就是在交通拥挤时段对部分区域道路使用者收取的一定费用。其本质上是一种交通需求管理的经济手段,目的是利用价格机制来限制城市道路高峰期的车流密度,说得通俗一些就是“此路是我建,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交上买路财”。交不起钱的普通民众要么坐公交车、要么骑自行车、要么走路、要么滞留在家。这样一来就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社会不公,因为公车是政府出钱,收多少费用,相关部门不差钱,只要别耽误官老爷赶饭局就行,而先富裕起来的一部分人,更不差这点儿拥堵费,仅据胡润富豪榜的统计,北京千万富豪就已达到18.4万人,亿万富豪1.07万人,对于这些富豪来说,百十来块儿的拥堵费自然不算什么。那么长此以往,原本是老百姓交税费修建的道路完成了官老爷的官道和富豪们的VIP专用车道,人民的权利何在呢?

另外一个牵动车主神经的就是拥堵费的去向问题,北京多年来,以治理拥堵为名,提出了各种各样的治堵措施,比如摇号上牌、单双号限行、大幅提高停车费、没有停车位不得购车、不允许外地车辆入京、不允许二手车牌买卖等等,每年从车主身上榨取的各项费用数以亿计,但是北京的拥堵状况如何?治堵效果又如何呢?还不是名符其实的“帝堵”吗?这是因为相关部门到现在也没弄明白治堵靠疏的道理。

如果将来北京真的开征拥堵费,那么费用收上去以后,依旧没有达到治堵效果,还给民众带来很大的出行障碍,那么相关部门是否会被问责呢?政策制定者是否应得到法律的制裁呢?每年征收的拥堵费是否应该对外公布接受社会监督呢?要想立信于民,就去办些能让民众信服的事儿。